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正文

新闻中心

在年终第一决出之前,今天咱们先把世界第二给定一下

当费德勒结束新闻发布会时,已是周五深夜11点40了。很难想象,当他抵达酒店上床休息时,已经会是几点——毕竟,从上海西南部的旗忠网球中心到他位于外滩的酒店,简直要横穿整个浦西。

原本不至于这么辛苦的呀!不过,毕竟这是第一次带了太太和四个孩子一起来的上海,光旅行箱就二三十个,而且还是一水的费德勒新近代言的品牌。

按照原定计划,在苏宁宝丽嘉酒店入住前几晚后,集中做完几场赛事与赞助商活动,本周二就搬去距赛场不远的超高端酒店养云安缦与德约做邻居。无奈,对于一个拖家带口的大型旅行团来说,重新收拾一遍行李箱换一家酒店,也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呐!与家人和团队商量之后,他们还是决定继续住在外滩。

每天花费大量时间在酒店和赛场来回的车程上,是费德勒唯一的小小抱怨。费德勒说:“这次上海之旅和以往都不同,米尔卡时隔十年重返上海,每天都超开心,孩子们当然更是头一回。以往,我每天早上在酒店醒来,房间都寂静无声,我并不喜欢那种感觉。而这次,我每天都听孩子们说在上海玩耍的各种趣事,真是超兴奋的!当然,我训练比赛很忙,还要和太太商量与组织各种事,并且要保证睡眠。”

不过,只要这幸福的小烦恼还在继续,就说明费德勒在上海ATP1000大师赛的征途也还在继续。在跌跌撞撞地三盘击败梅德维德夫与阿古特之后,面对一个更强的对手锦织圭,费德勒倒是两盘结束了战斗,6比4和7比6。其实险些就三盘了,毕竟第二盘抢七费德勒一度曾以小分1比4落后。

与前两场比赛同为1小时52分钟的时长相比,这场两盘战竟然也打了1小时51分钟。要说怎么是瑞士钟表呢,精确。费德勒也笑言:“三盘或两盘,有时候盘数并不能道出真相;当然咯,我很高兴能够两盘完事。”

不知道费德勒昨晚睡得好不好,毕竟,这有可能是他今年作为世界第二的最后一晚了……面对今天德约科维奇对兹维列夫以及费德勒对丘里奇的两场半决赛对阵,排名的局势是这样的——如果德约能击败兹维列夫闯入决赛,他就将铁定在下周一的最新排名榜上超越费德勒而重返世界第二;费德勒hold住世界第二的条件可就不容易了,除了兹维列夫要能击败德约之外,他自己还要能成功卫冕。

世界第二都快保不住了,竟然还有人问费德勒对年终第一有什么想法。费德勒哈哈一乐:“我还差得好远啊,这就是我的想法。我可不会瞎想着上海和巴塞尔连续夺冠,然后在伦敦总决赛也许会有年终第一的机会,我现在只想专注在上海打出好球。其他的球员今年比我打得更好,更配得上年终第一。”

“其他的球员”,费德勒用的是复数,other players,当然应该指的是德约与纳达尔。毕竟,今年的四大满贯中,德约拿下了半数,而费纳则分享了那另外两个。尤其是德约,两盘直落安德森之后,他不仅保持了在上海从未在半决赛之前输球的光荣传统,而且也延续了下半年的强势表现。

如果仅仅从兹维列夫1胜0负德约以及丘里奇1胜2负费德勒的交手战绩来看,两位年轻人都是有能力阻止费德勒与德约相会决赛的。不过,具体问题还要具体分析。兹维列夫对德约的那场胜利来自2017年罗马大师赛决赛,其时,德约正身陷泥潭,而且两三周前刚刚和团队分手。如今,他可是带着16场连胜的巨大前冲力冲入这场半决赛。德约也承认:“我当时打得并不好,而我现在自感已非常接近最佳状态。”

不过,兹维列夫也不惧挑战。小伙子反思说,相比于他打入世界前五的上赛季,能够第二年在世界前五行列稳住才更难,尤其是随着德约与德尔波特罗强势反弹在前五占据席位之后,“我今年仍然证明了自己属于世界前五的行列,而且我确信已成为比去年更强大的球员。”

丘里奇对费德勒的那场胜利,正来自于两人的最近一次交手,哈雷草地赛决赛。克罗地亚人下周一将首入世界前15,这证明了2018是一个多么成功的赛季。费德勒就评点说:“他的防守一向很好,现在他又练就了由守转攻的一手,发球也更强了。我似乎总是在他状态上佳时碰到他,比赛料定会很艰难。”

好在,击败锦织圭的比赛中,费德勒反手位时有惊艳发挥;但纵观他本次赛事总体表现,还是起伏较大且犀利度不足。在丘里奇粘性很足的多拍纠缠下,费德勒该如何在保持进攻性的前提下又能控制失误数?

上海的球迷是幸运的,去年,他们在决赛中欣赏到了费纳决;如今,距离德费决,也已非常接近——兹维列夫与丘里奇两位后辈,能阻止这场梦幻决赛的发生吗?

(文章来源:好动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