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声音 >新闻正文

声音

10月7日马林•西里奇赛前新闻发布会

记者:在过去8年的时间当中,上海劳力士大师赛总共只有三个人获得过冠军。你觉得为什么上海劳力士大师赛夺冠如此之困难?


马林•西里奇:其实所有的比赛都是如此,在过去几年,大部分的比赛都是由四巨头夺冠,上海劳力士大师赛可能也是他们喜欢并且发挥很出色的场地。我觉得德约科维奇在北京的中网以及上海劳力士大师赛的表现一贯非常出色,过去几年费德勒也在上海劳力士大师赛有非常耀眼的表现,因为上海的场地速度真的非常快。

其实也很难解释为什么。我个人觉得上海劳力士大师赛的场地速度非常快,另外你也需要状态非常好,才能在这里脱颖而出。可能这样的场地更适合四巨头吧。上海劳力士大师赛的场地,的确和其它场地有所不同,可能跟巴黎的贝尔西场地有所类似。我参加过几次贝尔西的比赛,那里的场地速度也非常快,但是我觉得上海劳力士大师赛的场地可能是最快的。当然,也有可能只是巧合。


记者:能否谈一下工作量平衡的问题,你的目标肯定是希望进军伦敦总决赛,所以是否现在会更多的考虑诸如去哪里比赛以及如何训练这样的问题?


马林•西里奇:我的确思考过这样的问题。去年我打到伦敦总决赛的时候,已经觉得有点精疲力尽了。今年,尽管我的表现不错,也打了不少比赛,但也感觉有些疲惫,精神上也是如此,保持专注力似乎越来越困难了。今年我感觉自己经验更丰富了些,但仍然需要把每一次巡回赛打好。不过我现在的重点就是上海劳力士大师赛。我觉得如果想得太远,比如过多思考未来3、4周的问题可能有些危险。我觉得只需要关注每一天,聆听自己身体发出的信号,和团队多讨论以及把训练平衡好就可以了。对我而言,我喜欢努力打球,也会在训练中思考有关比赛的方方面面,今年亦是如此,没有很多改变。不过就总体比赛数量而言,可能会稍微减少一些。如果我觉得有些累了,我会关注身体发出的信号。今年最后的这段时间,可能我会缩短训练的时间,加强强度,但不要让身体过于疲劳。


记者:能否谈一下你对男球童和女球童的看法?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几周之前,费尔南多•沃达斯科的一个视频,当时他在对球童大喊大叫,你觉得选手对球童应该是怎样的态度?另外,我知道ATP  at  the  NextGen(新生力量年终比赛)打算在场地安装挂钩,以便球员自取他们的毛巾和物品。想请你谈谈,你觉得该如何对待球童以及他们应该为你做什么?













马林•西里奇:我认为在球场我们首先要尊重对手和所有参与各方,每个人都在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从球童的角度来言,能够现场观看比赛,参与其中,也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机会。他们也在尽自己的全力,当然有时有些球童的表现比其他球童更好。但是他们也在尽自己的全力帮助球员,所以你必须尊重他们,这是底线。当然,我们都会有紧张和沮丧的时候,但是我觉得我们要学会自己去面对和调整。关于ATP  at  the  NextGen(新生力量年终比赛)的调整我不是很清楚,让我们拭目以待。但是最近在美网,我们已开始实施发球限制时间的规定。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球童比较积极,注意力比较集中,能为球员多争取几秒的时间,这也是挺有帮助的。这可能就是我们对球童的期望吧,我觉得这也是网球比赛所希望看到的。另外,如果遇到像去年上海劳力士大师赛这样比较潮湿的情况,我们还是很需要球童的帮助的。


记者:对今年赛季你有很多的目标,你也经历了很多。关于在红土场地打戴维斯杯,你会不会在比赛前抽几天的时间去红土场地进行训练?还是说你在伦敦总决赛之后就直接上红土了?


马林•西里奇:我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并没有太多的时间。上海劳力士大师赛之后,我会休息一个星期,然后直奔巴塞尔、巴黎以及伦敦。所以,其实时间并不多。对我而言,适应红土场地并不是一个问题。我在自己国家打戴维斯杯的时候,也是用的红土场地,只不过,在红土场地滑步对身体,特别是肌群要求比较高。一般情况下,每次打戴维斯杯我会尽量抽出几天在红土场地稍做训练,以确保滑步对我的腿筋和肌群不会带来太大影响,这是我唯一需要时间适应的地方。所以,红土场地会有所不同,再加上还是室内比赛,不过我应该能适应。另外,我也会继续打硬地。


记者:你年轻时做过球童吗?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记忆?比如,喜欢或不喜欢的地方。


马林•西里奇:我曾经做过戈兰•伊万尼塞维奇和托马斯•穆斯特二人的表演赛的球童。我记得当时是1996年,我非常享受那次经历。对打网球的孩子来说,做球童是非常独特的经历,因为他们有机会现场看到球员的比赛。我相信对他们而言,是非常棒的体验,还可以和自己的朋友分享。对我而言也是如此,这是我唯一的一次球童经历。因为在我的家乡,并没有太多巡回赛的机会。但那是非常棒的一次体验,我到今天依然记得。


记者:你记得当时几岁吗?


马林•西里奇:我觉得很棒,因为我自己本身也打网球。


记者:你当时几岁?


马林•西里奇:大概8岁或9岁吧。


记者:关于戴维斯杯,鉴于马上要发生的变化,你会不会想这可能是克罗地亚最后一次参加戴维斯杯的决赛。未来新的戴维斯杯对选手而言,是否会更加轻松?


马林•西里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明年会有新的规则,戴维斯杯将会发生变化,整体氛围也可能完全不同。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参加今年的戴维斯杯感觉非常特别。另外,在法国接近27000人的场馆,也是一次非常特殊的体验。而且能代表我的国家,让我觉得非常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