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声音 >新闻正文

声音

罗杰•费德勒赛前新闻发布会

主持人:现在开始英语提问

问:六个月以前,我问你,在你希望留下的遗产中,100冠的重要性有多大?你说,我不知道,这取决于赛季如何进行,六个月以再问我吧。现在已经是六个月以后了,所以我再次向你提出这个问题。

罗:好吧,我现在并没有在考虑这个问题,因为赢得一项赛事,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去年我就已经再次明显地感觉到了这一点。

你知道我现在主要是参加一些重要的赛事,所以你必须要把自己的状态,保持在最好,并且时刻做好准备,因为赢得一项赛事真的不是那么简单。你看,我现在离一百冠的目标不是很远,看上去有可能,但是直到我实现这个目标,每天都考虑这个问题并没有多大实际的意义。100冠这个目标,可能能实现,可能没法实现。

坦率地说,这个赛季,我相当的满意。从美国和加拿大的夏季赛程开始,我感觉越来越好,这让我变得轻松。现在我来到这里,也很高兴,希望能够打一个好的赛季,如果能够再拿下一个或几个冠军,会非常的棒。然后,开始训练,并且在明年,重新开始,希望在明年能够有更多的机会。

问:来到赛季的最后这个阶段,你的感受如何?已经打这么多的比赛,经历了很多激动人心的时刻,并且是紧接着美国公开赛之后。你是否感到又重新焕发出了活力,来打好这项赛事呢?

费:拉沃杯结束后我训练得很好,在拉沃杯我打得也好。然后早早地去了东京,上周四晚就来到了这里,准备上海大师赛。我抵达的时间,是有史以来最早的,在中央球场的场地上,也已经练习了好几个小时,在这里日程安排也很繁忙,这让我能够迅速的进入正确的状态。坦率地说,我来这里,是有自己的理由的,有自己的目标,那就是在这里要打得好,希望能够拿下冠军。

这项赛事,毫无疑问,对我来说是赛季的目标之一。我总是把这项赛事放在很重要的位置,我希望把好的状态留给上海。接下来的就顺其自然,包括巴塞尔,室内赛季还有伦敦。

我很高兴自己又来到了这里,也很高兴自己能保持健康。所以感觉很棒。

问:你上次到上海来参赛是两年前的事了,在你看来有哪些没有变,哪些已经有了变化?再给我们谈一谈今天上午在上海坐地铁的经历吧,谁出的这个主意?

费:我没法告诉你,在这两年期间,上海多了五栋大楼,还是150幢大厦。但是,你知道,就像任何其他赛事,两年以后,这项赛事比以前,会更好,可能变化是一些细微之处,也许是在赛事的组织方面,也许,运转得更加流畅一些。

我当然非常期待在比赛时看到我的粉丝。我觉得,今年我感受到了球迷最大的支持。我之前想,一年半以前,当我说,那个赛季后面的赛事我将全部退出,不再参赛,而我将想念在上海的这项大师赛的时候,可能有的中国或者上海的球迷会觉得,我永远不会再来参赛了。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想过不来这里参赛,这是真的。而现在我又回来了,我感觉球迷是真的、真的非常兴奋能够看到我。从这个方面来说,并没有大的变化或者说没有丝毫的变化。我感受到了球迷送了一口气和一种真正的喜悦,看到他们这样,我也觉得非常棒。他们总是在那里,当我练习的时候,当我抵达机场的时候,当我从机场离开的时候,差不多我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他们都会出现在现场,就为了看一眼我,这让我感觉到很酷。

而在上海坐地铁也是非常棒的经历。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在瑞士每天去练习都会坐公共交通,电车、火车或者公共汽车,直到二十岁之前,我去参加一些赛事,包括去意大利或者是一些更远的国际赛事,都会乘火车。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件很普通寻常的事。

我们希望找一种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的方式,来参与这项赛事。以前在纽约的时候,我们也曾经有过一次这样的想法,去坐地铁,但最终没能实现。而在赛事进行期间要组织这样的事儿,可能更困难。因为我到上海来参赛的时间已经非常久了,所以,你也知道我把这里看作自己的第二个家乡。这座球场的揭幕,就是由我来完成的,我在这里也感到非常受欢迎,所以我希望能够像当地人体验一样去体验上海的东西。坐在一辆漂亮的车里当然很棒,但是去坐地铁,也非常不错。

这个想法来自于Tony和与这项赛事的缘分。在其他城市参赛的时候,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这个经历很棒,我很享受,地铁里非常的干净,速度很快,也很方便。我是说,在上海已经有了600公里的地铁营运里程,这令人印象深刻,我觉得应该是世界上最大的地铁网络。所以,至少能够亲眼去看一看这个地铁网络就非常棒。

问:中国从来没有出过世界排名前一百的男子选手,而现在我们终于有了一位青少年世界排名第一,昨天他输给了西蒙,我在想你是不是看了一些他的比赛?能不能给我们说说,从青少年球员转职业的过程当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费:昨天他的比赛我只看了一点点,所以,我不太合适来对他的整个比赛进行评论,但是我知道,他赢得了美网的青少年比赛,当然之前我并不知道他已经成为了青少年世界排名第一,所以,如果他确实达到了这样的高度,我希望他能够在年终时保持这样的排名。也许他应该去参加橘子碗青少年网球赛事,但是我对此并不确信。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起点。对他来说以这样级别的赛事作为起步,和这些最好的球员同场竞技,这就是我在98年所做的事情。我当时参加了一些青少年赛事,获得外卡参加了一些成年赛事的正赛,也打了一些资格赛,打了一些挑战赛。这样你就能够对职业网球有更深入的体会,每周去不同的地方,和成年人同场竞技,真的是这样,你需要的,是和青少年赛事不一样的能量水平,你得到的是一种不同的体验。

所以我觉得,这方面,真正重要的是每一天,都要有提高、有改进,这听上去有点疯狂,或者说,有点落俗套,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的。在这个年纪,你可以看到,其他的球员他们在球场上,在球场外,所做的事情,你可以通过观察去学习。

所以我想这个过程对他来说真的非常重要,而且他也需要去选择正确的事情去做,给他的比赛给他的生活添加正确的东西,因为你可能在其他球员身上也能看到些错误的东西,这可能会对他产生误导,有的时候引向错误的方向,所以在这个方面呢,他的团队,就是真的非常重要了。团队可以提醒你,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而且还有一点的就是要理解,你最擅长的比赛是什么,是室内赛、硬地赛,土场赛,还是草场赛?是在欧洲比还是在亚洲比?在什么地方打比赛能够打出自己的最好的水平?而找到这些答案需要花上几年的时间。如果,你在自己身边有正确的团队,那么很多事情,提高得就会很快。当然,你必须要听自己的教练和父母的话,埋头苦干,非常勤奋地去努力,同时享受在这么做的一个过程。

问:你谈到坐地铁,是一个很普通的经历。在你不打比赛的时候,在你日常生活当中,你也可以做这些普通事吗?就像普通人一样?还是说即使这样也很困难?

费:我的意思是说,在瑞士我毫无疑问可以怎么做。事实是,我喜欢开我自己的车,这就是为什么,我在百分之四十的比赛的期间,都自己开车,比如说在澳大利亚,印第安维尔斯、迈阿密、辛辛那提、巴塞尔等等,有很多这样的赛事。斯图加特,我一直都是自己开车,我喜欢这样。

当然我现在不再总是需要坐公共交通了,但有的时候,我和我的孩子们一起,快速的跳上电车、公共汽车或火车,有的时候确实会这样。在瑞士我知道我可以这么做,在一些其他的国家,如果我不是那么有经验或者对路线不太熟悉,我可能会选择坐车,但是我还是可以选择坐公共交通(微笑)。

问:我不知道昨天你是否有机会看中网的决赛?但是我的问题是•••••

费:没有,我没有看中网决赛

问:你是否意外,拉法保持了赢球的节奏,即使在硬地赛场上?

费:不,一点儿也不。我的意思是,他打进了今年澳网的决赛,这和在第一轮就出局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所以我觉得,在这个赛季的一开始,他就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能力,他可以在硬地赛场上竞争。事实上我觉得,15年以前他就已经展现出了这一点,他可以在硬地球场上打得很好。

问题在于,他拿下了十座法网的桂冠,所以人们可能就会想或者你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他没法在硬地球场上打得好,因为他在法网拿了太多的冠军。但是我们球员都知道,他在硬地球场上表现也非常好,他甚至可以在快速硬地上,打得很出色,他就是这么棒的一个球员。所以,我一点都不奇怪。我为他感到高兴,在拉沃杯,我们一起也度过了美好的一周,双打比赛要有意思的多。

所以看到他能够保持这样的节奏,我很高兴,因为我认为这对他来说是一场伟大的胜利。他刚刚拿下了美网,参加了拉沃杯,而且,他告诉我,在美网后的那一周和拉沃杯后面那一周,他的日程安排得都非常的繁忙。然后他去了北京,并且拿下冠军——我其实之前指望他不去参赛,为什么要去呢?直接来上海,参加上海大师赛,或者跳过整个亚洲赛季,为什么不呢?他没有道理把自己绷得那么紧。但是,那就是拉法,他是一个非常职业的球员,他知道他在做什么,而他在做这些的时候还能够保持赢球的节奏,所以对他来说,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我今天晚上也能够见到他,这也很棒,我们将来一次欧洲队的晚餐,这将很有意思。

问:美网结束的时候你说过,你对今年剩下来的赛事仍然会有选择地参加重点比赛。那么除了为今年的赛季收好官之外,你对自己还有没有什么具体的目标?比如说你的比赛方面的,某个特定的方面?

费:关于比赛本身并没有太多的目标,更多的是保持健康,因为,这样自然而然给我更多的机会,更好地竞技,去赢得更多冠军。

目前来说,关注的焦点就是在这里、就是这个时候,就是在上海,而不是其他的东西。当然,我也希望能够有时间去考虑巴塞尔——我一年当中最喜欢的赛事之一,还有世界巡回赛总决赛、巴黎,我们将拭目以待。

现在,剩下的时间更短了,更加的压缩,每一周,都有不同的活动。所以你需要尽最大可能拿出最好的状态,在赛季的这个时间段,我以前打的非常好,但是你知道每年都不一样,去年赛季的这一段我并没有打比赛,所以,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情况,但是我希望能够赢得几项赛事。这是我的目标,我们会拭目以待。起点,就是这里,本周三。

问:说到世界排名第一,因为拉法昨天刚刚拿下冠军,看上去,你离这个位置更远了。

费:是看上去更远了,还是你已经比较确定了?

问:我不是很确定,但是••••••

费:你很确定,我也很确定,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关系。

问:似乎,如果拉法,跳出亚洲赛事,你的机会会更大一些?

费:没错,但是没有他参加的话,竞争的局势就完全不一样了。

问:谈到这一点,你对今年实现这一目标,怎么看?就是年终排名

费:我的意思是,就像我在美网之后说到的,在我美网出局以后,你知道,不管怎么样,不管拉法会去做什么,都不会改变我的赛程,我没法在已经打完的比赛当中做得更好,我能控制的只是自己的接下来的比赛,我没法控制他比赛打成什么结果。

因为他现在打得非常好,这就使得,这个目标实现起来更加的困难。很明显,在他拿下美网之后年终第一就不是我的目标了,我的目标是始终保持健康的状态,始终保持追击的可能性。我知道,如果我要想以年终第一结束本赛季,那我必须要在这里拿下冠军,还要赢得世界巡回赛总决赛、巴黎还有巴塞尔的比赛的冠军,所以这个目标现在看来是越来越不可能,但是完全没有关系,因为本赛季开始的时候,成为年终世界第一就不是我的目标。

很不幸的是在蒙特利尔我受伤了,本来这可以是一个,非常好的追赶的机会,让这样的态势能够保持到辛辛那提,即使,我输掉了一些比赛,也能够在进入美网的时候,感觉更好。但不幸的是,事实不是这样的。所以虽然我一度比较接近,但是,因为我受伤了,也不是太接近。但是你知道这也没什么,我要做的就是做好规划,在赛季结束的阶段打出好的水平,然后看一看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但是,很明显在这个阶段,我已经明白,实现这个目标是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