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声音 >新闻正文

声音

穆雷赛后新闻发布会

提问:刚才有好几局耗时很长,但基本上每个重要的点你都得分了。你对自己的表现满意吗?


安迪·穆雷:的确刚才有好几局耗时很长,打得也很激烈,他在我的发球局里是有一些机会的,在自己的发球局里也是。有不少长的相持对攻,非常好的相持。就算我失了一分,下一分我很快又追回来了。有那么一到两局,在他的发球局里他已经打到了40:0,但我又逆势反转,每一局都让他非常艰难。最终我才能取得胜利。在我的发球局里,他也有几次机会,几乎让他破发,那好像是在第一盘中。但总体上在所有其他的破发点上我的表现都很好,所以我打出了一场好球。


提问:我现在不知道此刻进行的比赛的比分如何,但你接下来的这两个对手索克或者西蒙,你对他们有什么想法?


安迪·穆雷:我从没和索克交过手,这显然将会是一个全新的体验。你看他们比赛是一回事,但在场上你根本不知道你的打法或者你的打法和他们的是如何互动,他们的球会怎么样从球拍上弹出。他的正手旋转是很强的,有点像纳达尔。但他又是用的右手,那些用右手的球员一般不会正手打出那么多的上旋球,尤其是像刚才那些顶级比赛。我和西蒙有多次交手,几乎每年都和他有一次交锋,所以对他的打法我要更熟悉得多。他们是完全不同的选手,索克的每一个击球都有很强的旋转,西蒙不带那么多的旋转,更像是一个反攻拳,而索克更希望用他的正手和发球来得分。
















提问:不知你刚才有没有观摩过德约的比赛,他今天遭遇了一些困难。比赛一直打到了第三盘。他说在第三盘中他还给自己哼了个小曲,从而试图让自己更镇定。你有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或者在场上哼一些音乐,给自己唱首歌?


安迪·穆雷:我不记得我这么做过。我不认为我会。


提问:跟我们谈一下15分钟的那一局,他的发球局里有6次破发点,你对他的反击感受如何?


安迪·穆雷:你知道那一局如果我赢下来的话,我可能会更快地打进第二盘,你知道在那些时刻他的反击非常强烈。第二盘很不容易,我们打了8局,但你知道,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大概5到6局都是胜负未有定数。是咬得非常紧的比赛。他反击很强烈,有好几场胜负不定的赛局,相持很久,就像我刚才说的。最终我比他多赢了那么几局。但是在第二盘的中间你可以感觉到每一局都咬得很紧。他反击很剧烈,也救回了好几个破发点。所以非常的困难,我在第二盘里必须要拿出12分的精力,因为从体力上说很多都很难拿,虽然看起来是6:2和6:2的比分。他很击球很近底线,击球很早,让你跑动很多。最后我打得不错,我觉得他也打出了一场好的比赛。可能不是全场都很棒。可能在第一盘的最后他打得再好一些或者在第二盘的最后再出色一些会有所不同。但总体上讲我觉得他打得都很好。


提问:也许最后是西蒙和你打半决赛,你和法国球员之间是怎么一个情况?昨天晚上打败了普伊,你已经连续21次打败来自法国的单打选手了。可能特松加在蒙特利尔挡住了你,但你之前真的赢了一长串的法国选手。这是个巧合吗?


安迪·穆雷:是的蒙特利尔那场我也本应取胜。在第三盘我已经破发了。但最后这一个状态没能持续下去。我也不知道,我觉得可能就是巧合吧。他们中间有一些球员,我的打法对付他们可能很有利,当然也有一些比赛最后咬得很紧。不是每场比赛我都轻松获胜。几年之前西蒙在Acapulco和我对阵过,今年我在温布尔顿和特松加的比赛也是一场咬得很紧的比赛。在戴维斯杯中我和西蒙的比赛也是这样,他多次领先,最后我还是能够反击成功。所以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巧合,但在过去的5到6年的时间里,我的确和法国选手的赛绩不错。
















提问:展望明年如果你为自己许一个愿望,也为整个网球运动许一个愿望,那这两个愿望会是什么?


安迪·穆雷:为我自己许一个愿望?在球场上吗?


提问:由您决定。


安迪·穆雷:在球场上我希望能够获得法网公开赛的冠军。如果明年我能保证一件事的话,那我希望法网公开赛上获得冠军,因为这么多年以来我在那个赛事上一直遇到困难。过去几年里我已经非常接近这个目标了,所以如果能在红土的场地上获得冠军,那就太棒了。对于整个网球运动而言,我不清楚。如果纳达尔和费德勒能够明年没有伤病打完一年,那就最好了。打回他们自己的巅峰状态,因为我觉得如果他们在的话对整个网球事业会很好。他们是史上最好的两位球员之一,今年却非常的不幸。希望明年他们都很健康,我觉得这将会对整项运动有利。


提问:快到结束的时候,你对观众似乎有一些不满,是因为他们的叫嚷声吗?



安迪·穆雷:不是。到结尾的时候我有点受挫,在20:20的时候,我被判超时犯规,我当时可能打得有些慢。这倒并没让我不耐烦,你被判超时犯规后,你希望快点发球,你就不会去做你本想做的一些事了。今天我汗出得很多,也许我也没来得及擦汗。你刚要准备发球的时候,如果有人突然发出喊叫,你就很紧张,因为这一局很重要。已经4:2了,我的发球局里却0:30落后,你很紧张,因为你担心你会一发失误。有的时候,如果一直有人在赛事全程大声叫嚷,而主裁没有提请他们注意,而你正好又被判超时犯规,而主裁也未必会接受你之所以放慢速度发球是因为人群中有人叫嚷这个理由。这就是当时的情况。我有些受挫,因为我很担心发球失误,或者因为我被判超时犯规,所以我必须要加快发球。突然之间人群中有叫嚷,或有人走动,你就不得不放慢节奏,等他们全静下来之后再发球。这就是当时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