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声音 >新闻正文

声音

德约科维奇赛后新闻发布会

问题:你对美网以来自己的第一场比赛的评价?你是不是已经决定开始像坎通纳那样把领子竖起来?


德约科维奇:我还没有决定开始这样做,情况是球场的一边有风挺大,你在看台上可能感觉不到,但是我们在球场上能够感受得很明显。站在那里,有一点潮湿,所以脖子有点太干了,比较冷,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做的原因。

关于第一场比赛,我很高兴回到球场,考虑到我跳过了原本计划参加的中网。在本项赛事中,在这块球场,我在过去有很好的回忆,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我试着把精力集中在比赛上,集中在过去几周我努力练习的方面,你也看到了,情况令人满意。我知道,事情会是这样的。我知道,每天情况都会进步。


问题:今晚你找到多少打网球的新的内在喜悦?


德约科维奇:很棒,你知道,我认为任何事情都是你的思想的体现,也就是说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我们所采取的方法,我在自己的方法上,某些方面做了调整。在我的思维方式上、生活方式,从视角的角度来说,进行了调整。而且现在我很享受这种转变,我会继续这样下去。







问题:你有没有意识到,在你的身后,穆雷追赶的脚步已经响起?


德约科维奇:没有(大笑),我相信你听到了。


问题:我听得很清楚。


德约科维奇:很好。


问题:之前在新闻发布会上,你提到,保住世界第一不是你现在的最重要的事,有一些其他东西更加重要,为什么这么说?你具体指的是哪些事情?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不再关注保住世界第一需要做的那些事情?


德约科维奇:如我之前所说,其实很简单,我用不同的视角看待事物。更多的从一个人的角度,而不是一个职业网球选手的角度看待问题。当我踏上球场,当然,我会拿出我的最佳水平,最终努力赢得比赛。但是这应该是我的感受和我采用的方法,我准备的过程的一个结果。你知道,就是一个总体的思维方式和方法,但它不是一个把必须获胜放在首位的心态的结果,因为这种想法现在对我来说,已经不再起作用了。就是这样,我已经说过,我会坚持现在这种方式,而我现在已经有了不同的视野。













问题:考虑到你现在的心态和你已经取得的这些成就,对你来说,如果要你说:我已经有了不同的新的优先事项,不再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赢得所有比赛,有多困难?因为从你的个性来看,这似乎很困难。


德约科维奇:我想我不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在生命中遇到这样的课题和挑战的人或网球选手。我觉得这是一种进化,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每天都是不一样的。虽然有时候我们觉得是一样的,或者我们觉得事情会按照我们的想法去发展,我们的职业或我们遇到的人,还是一样的,但事实上是不一样的。所以这就是我现在对待这些事情的方法。

我试图放慢节奏,我并没有着急走向哪里,我没有必要去赢得所有事情,我觉得我已经过了这个阶段了。现在就是要跟着自己的感觉,跟着自己的本能,去做我想做的事情。现在我感觉这就是我想要去做的事情,这是一种转变。这并不意味着我不会再打网球,因为我感觉有些人对于我说的话,有这样的误解。但是每个人对我说的话,理解和认知都是不一样的,我要说的就是我还在这里,我还在打网球,因为我从中得到享受,这对我来说还是重要的事。

还有些其他的,我现在更加关注的方面,比如一些微妙的感觉,这是我需要每天都坚持的。我猜,这是因为他们给了我动力。在网球世界,我有足够多的激情,在网球世界以外也是。我是一位父亲,是一位丈夫,我充分地享受我现在的生活。但是在网球中,你知道,在过去的三个月当中,很多事情对我来说都不一样了,目前的状态就是这样。














问题:你现在有了这样的心态,你还打算要赶上费德勒的大满贯冠军数量吗?对你来说,那是一个目标吗?


德约科维奇:目前来说,不是,我一点都没有考虑这个东西,我一点都没有考虑更多的成就,我没有去考虑奖杯或世界第一,排名或其他的东西。现在完全不一样了,我现在继续打网球,部分是因为我仍然享受获得成功,并且看到自己努力工作的成果,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些现在是第二位的,不再是最重要的东西。


问题:如果我说错了,请纠正我。自从这个赛季以来,你比过去四到五年当中,受的伤要更多,你有没有找到原因?只是运气不佳,还是其他什么?


我想有些是机械损伤,有些可能是我的思维方式的反映。因为我感觉在奥运会的时候,就在我抵达奥运赛场之前,情况很好。我的状态很好,我在多伦多拿下了冠军。我可以这么说,当时我处于自己的巅峰,我有很强的愿望在奥运会取得好成绩。但是我失去了平衡,因为在准备奥运会的过程当中,我用力过猛,可能是因为我太想拿这个冠军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这次受伤,如果我们更深层次的进行分析的话,是我的心态的一种反映,我得了一个教训,然后我继续前行。在这种情形下,我可以学到很多的东西,特别是当我输到了一些重要比赛,我学到了一些重要的教训,就是这样。













问题:这个问题我不是只单独问你,我其实是想问这里的所有的球员,而且我们报社的其他同事,也在世界上其他地方,问别的球员。莎拉波娃,我知道她是你的一个朋友,在禁赛期还有七个月的时候,昨天晚上她已经在和一些名人在一场高曝光度的表演赛中出场打比赛了,对此,你觉得可以接受吗?


德约科维奇:我并不知道这件事,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坦率地讲,对此我没法给出自己的评论。考虑到莎拉波娃这个事情的整体情况,我没法对她打表演赛说什么。从我的观点看,她没有服禁药的主观意图,因为今年规则变化了,所以这是一个失误,是她和她的团队的一个错误,她们犯错误了,必须要承担后果,所以禁赛是正确的,但是她在我看来,从某种角度说,足够勇敢,来克服这件事。在这件事情被曝光之前,就予以承认。所以从这种意义上说,我觉得她处理这件事情很有尊严,值得赞赏,但是我想,她也意识到了这个错误。所以必须要遵守已有的规则。打表演赛,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所以我真的没有什么评论。


问题:这是一个大比赛,比利金。


德约科维奇:好吧,我在做出回答之前,需要花时间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