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新闻正文

专题

穆雷深陷戴杯困局 爱国心成百万英镑豪赌?

安迪·穆雷略感困惑地发现,在国家荣誉和个人利益之间选择前者,并非是一个会令人人叫好的明智决定。

虽然曾因为拿英格兰足球队开过不合时宜的玩笑而让很多英格兰人至今都怀疑他怀有异心,虽然也曾在苏格兰公投前明确表示支持苏格兰独立,但回望过去这三年,苏格兰人穆雷仍是英国网球历史唯一显赫的开拓者——2012年美网,他结束了大不列颠对本土大满贯冠军长达76年的等待;次年温网,他终于成为全英草地俱乐部77年来的首位本土男单冠军;更别提,伦敦奥运会上,他终结了英国对网球金牌超过百年的苦苦追寻。

又一次,穆雷站在了为国成就历史的重要关口。

率队在上周末戴维斯杯世界组半决赛中击败澳大利亚队之后,英国队打入了37年来的首次戴杯决赛,并将冲击1936年以来的首个戴杯冠军。当年,弗雷德·佩里在率队赢得第四座戴杯之后转为职业球员;戴维斯杯冠军,是这位前辈留给穆雷刷新与续写的最后一项历史纪录。

美国、法国、澳大利亚,这三支总共曾69次夺得戴杯的强队,今年被英国队顺次击败,而且几乎是凭借穆雷的一己之力——在英国队三轮拿下获胜所需的九分中,有八分都来自穆雷。八强赛和半决赛,穆雷均是连续三天出战单双打并独取三分。半决赛穆雷更是带着背伤出赛,获胜后已几乎无力与队友跳跃欢庆。与纳达尔、德约以及费德勒身边都有得力助手的巨头球星不同,英国队几乎是穆雷一个人的球队,半决赛担纲第二单打的是世界排名300位之外的埃文斯。前英国头号球员鲁塞德斯基不禁感慨:“当年我和亨曼都是世界前十球员,但并未能帮助英国队在戴维斯杯有所成就,很显然,安迪的能力令我俩望尘莫及。”

与穆雷率队杀入戴杯决赛不可思议的方式相比,他赛后的表态更令人吃惊:“如果决赛在红土场进行,我能否参加ATP总决赛将成疑问,我需要足够时间适应场地。”

穆雷还以去年的费德勒作为总决赛和戴杯决赛不可兼得的佐证,瑞士人当时为力保戴杯决赛无奈退出总决赛的决赛,积极治疗之后还是在戴杯首场单打中输给孟菲尔斯,好在最终在交换单打中击败加斯奎特助瑞士队历史性夺冠。

有趣的是,费德勒当时在伦敦宣布退赛后,接到紧急电话赶往O2与德约来一场表演赛救场的人正是穆雷。不过,当穆雷此次流露出有可能退出总决赛的想法后,ATP立即回应,ATP总裁科莫德强调:“除非伤病令其无法出赛,所有获得总决赛资格的球员都必须参赛。”

ATP总决赛将在11月22日结束,戴杯总决赛将从27日开战,已经111年没能打入戴杯决赛的比利时队主场作战,很可能选择红土场以求最大程度地削弱穆雷的实力。穆雷戴杯单打总战绩25胜2负,两场失利全部来自红土。为求更充分地在红土场备战戴杯,穆雷竟然不惜放弃总决赛,仅仅这个想法就令人钦佩——毕竟这是一项冠军积分高达1500分的重要赛事,而且他还将承受来自ATP的巨大压力;仅就经济收益来看,他的奖金损失将达到根据战绩而定的30万到125万英镑之间,已经有媒体用“一场百万英镑的豪赌”来形容穆雷退出总决赛的思虑。

说到钱,这从来就不是穆雷考虑问题的核心。“在看到电视新闻里有关难民危机的画面后,我必须做点儿什么。”穆雷说道,他也很快决定,从现在到赛季结束每发出一记Ace球,就捐出50英镑善款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他还联络了自己的一家赞助商以及英国草地网球协会与ATP,三家机构也将捐出与穆雷所捐相同数额的善款,这也将令穆雷的捐赠上翻三倍。

真是一个有善心也有爱国心的穆雷,只是不知道,他的Ace善款,除了来自戴杯决赛之外,还会不会来自ATP伦敦总决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