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新闻正文

专题

张奔斗:六层含义解读纳达尔脆败 温网成悬崖

连续第四年,纳达尔在温布尔登打不进八强;连续第四年,纳达尔在这里被世界排名百位的对手击败——继过去三年的罗索尔、达尔西斯与克耶高斯之后,这一次的征服者,是手感鬼魅、球风诡异的达斯汀·布朗。

纳达尔失误频频的赛场表现令人疑惑,而他赛后面对记者时的沮丧神情令人忧伤,明显是在强打精神回答记者们的提问,以至于为《纽约时报》撰稿的本·罗森博格发推声称:“这是我在大满贯落败后见过的最忧伤的拉法,而且远超以往。”有记者甚至当场追问:“与之前几年在这里落败后的新闻发布会相比,你看上去更加失望,是这样吗?”

对此,纳达尔给出了肯定的回答。那么,为什么2015年温网第二轮的落败,比之以往都更令纳达尔心碎?



因为今年来到温网时,纳达尔已不再是法网冠军

纵观纳达尔的职业生涯,几乎每一次登临温布尔登时,他都是作为当赛季法网冠军的身份。在他职业生涯巅峰期的那五六年,他可以兼顾在法网和温网背靠背冲冠的重任;但近几年随着年龄渐长伤病增多,他只能在这两项大满贯赛事中力保法网。今年因为冲击法网十冠不成,温网成为他必须夺冠的悬崖。连续两项大满贯失利,纳达尔的痛苦,是双份的。

因为纳达尔草地热身情况相当理想

从两周延长为三周的草地热身赛季,给了球员更多休息以及适应场地转换的时间,也让纳达尔有机会连续参加两项草地热身赛且在斯图加特夺冠。纳达尔是唯一参加两项热身赛的顶级球员,加上上周还临时参加了一项表演赛,其草地热身不可谓不充分。纳达尔输球后也解释自己为何失望:“2012和2013年来这里时,我因膝伤明知自身准备不足;但今年我备战情况很好,原本指望能打出一届很好的温网。”

因为纳达尔没有膝伤

当纳达尔有膝伤时,人们为他的身体状况与职业寿命忧心忡忡;而当纳达尔在没有伤病的情况下遭遇意外落败,人们更加担忧,因为他的问题只可能来自于内心深处。英国名宿亨曼大惑不解:“他可是十四次大满贯冠军得主!我难以想象,一位这样的顶级球员何以会打得如此紧张和缺乏自信。”时间总能治愈肌体的创口,但心理创伤后的重建,也许难度更大。

因为纳达尔已经29岁

当纳达尔明年再战温网,他就将已是30岁高龄。而以他暴力打法对身体的损耗,他的30岁会比大多数球员的30岁更为年长。纳达尔的职业黄金期已过已是不争的事实,他失利后也表示:“我不知道还能否回归到2008和2010年时的状态,但我的动力就是找回那样的状态,我会为之不懈努力。”

因为时光就是这么无情

如果你追看网球已有足够年头,你就会明白,每个球员都会有盛年的荣耀,但再伟大的球员都会经历盛极而衰的转折点。费德勒已经在下坡路上行进了好几年,但与他极为平缓的下滑相比,纳达尔的下滑曲线来得如此突然而陡峭——两三年前,他曾经看上去还会对费德勒的大满贯数量纪录产生极大威胁;而如今,人们疑惑,他还能否赢得又一个大满贯冠军。与费德勒18冠的最好机会存在于温布尔登一样,纳达尔是否要等到明年法网,才有机会冲击大满贯15冠?

因为他自己也不知该如何做出改变

他的正手击球乱飞、他的双反落点太浅、他的发球失去威胁、他的跑动比年轻时已慢了半步,他总也无法彻底找回曾经的高涨自信。面对这些困境,纳达尔该如何做出改变?不少专家和球迷都认为,托尼叔叔已无力将纳达尔带出困境,两人应结束多年合作,或至少引入一位新教练。但对于家庭观念极强的纳达尔家族来说,想下此决心非常艰难——况且这么做也未必就一定正确。

纳达尔的职业生涯,就是一份不断突破自身能力极限并且也突破人们看法局限的恢宏篇章,最终,他从一位众人眼中的红土专家,成长为一位金满贯球员。纳达尔职业生涯经历过无数艰难时刻,但他总能重新站起,并且以更强大的版本回归。这次,他还能做到吗?